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臺灣高等檢察署臺南檢察分署:回首頁

:::

支票怎可隨便借人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08-6-24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52

支票怎可隨便借人 葉雪鵬(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) 幾天前新聞報導:宜蘭縣有一位以工程承包業務起家的賴老先生,這個月的十三日一大早起來,發現家中大門被人貼上一張討債的字條,心知不妙,趕快要家人打點細軟外出避禍,當天傍晚全家十口分成二路摸黑出門,賴老先生與長子逃往蘇澳借住友人家,躲進屋內不敢外出。次子帶著家人遠至外縣市避難。在避難期間深恐暴力討債集團查覺追縱而至,連對外的電話都不敢打,帶去的手機要不停更換晶片才敢使用。賴老先生與家族成員在極度惶恐下躲藏了三天,背著書包隨同逃跑,不知道大人心事的小孫女忍不住問她的爺爺:「為什麼不能去上學?」賴老先生只好含淚以對。經過小孫女這麼一問,賴老先生不得不再重新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?因為只能躲一時,不能躲永久,自己一個人遠走高飛沒問題,難道要求學中的小孩都不去唸書,跟著大人受苦。最後決定鼓起勇氣,讓自己站出來面對現實,帶著家人回到宜蘭向當地警察分局報案,並請求警方給予保護。 為什麼會令賴老先生如此驚惶失措,率同家人連夜逃亡避禍。據賴老先生在警局訴說原因:是前些日子,他將總面額新臺幣八百萬元的支票,借給他的一位好友周轉使用,這位好友沒有依照約定如期歸還,還把支票拿去向地下錢莊質押借錢。被借的支票到期,由於存款不足,於十二日相繼退票。地下錢莊認票不認人,第二天除門上被貼上要債的字條以外,還派人登門要錢,並且撂下狠話,說他們是台北的道上兄弟,擁有強大火力,沒有錢隨時都可以教殺手要賴家人的性命。一家之主怎經得起這等恐嚇,為了家人生命安全,只有走為上策。現在想想這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,只好回來求助警方。 目前賴家人已由警方加以保護,另方面警方也根據相關資料,積極深入調查這件暴力討債案件,不久定可將不法份子揪出繩之以法。 把自己簽發的支票借入使用,該是單純的民事事件,竟惹禍上身,成為暴力討債的案件的被害人,這是出借支票的人始料不及的事。這裡不談尚未破案的刑事案件,只談談出借支票的民事責任。讓大家瞭解支票借人的後果。 *** *** *** *** 什麼是支票?這個問題對大部分的國人來說,還是有點陌生,因為國人對票據的使用,並不是很普遍,有的人連支票是什麼樣子都沒有見過,只有從事商業的人,才領略到支票在商業上的好處,有了支票,做生意的人可以擴充信用,一塊錢的資本可作兩塊錢用;有了支票,不問交易金額是百萬、千萬、或者上億,只要一張支票就可以解決一切,用不著人工一張一張地數鈔票。使用支票在商場上可以減少營運成本。想要財源滾滾,真的還少不了支票!至於對支票沒有半點概念的人想要知道什麼是支票,這在票據法上可以找到它的定義:票據法第四條第一項規定:「稱支票者,謂發票人簽發一定之金額,委託金融業者於見票時,無條件支付與受款人或執票人之票據。」法條中所稱的「金融業者」,依同條第二項的規定,「係指經財政部核准辦理支票存款業務之銀行、信用合作社、農會及漁會。」由這些定義來看,支票是由發票人簽發,記載一定的金額,請付款的銀行替發票人支付票款給受款人或執票人。當然事前要與付款銀行簽訂無條件支付的委託契約,自己的帳戶中必須存有一定的金額,否則就會有被退票的命運,必竟付款銀行只是受託代為支付而已,除非事前與銀行約定,存款不足的時候,銀行答應代墊一定的金額。最重要的一點是委託銀行付款不能附有任何條件,帶有付款的條件那就不成為支票,受款人可以拒絕收受。賴老先生是將簽發好的支票借給他的好友使用,而「發票人應照支票文義擔保支票之支付。」為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明定。支票在形式上的要件既已完備,並沒有欠缺記載的情形,發票人就應該按照支票所記載的內容負責,支票記載委託支付的金額是一百萬元,就要負起給付票款一百萬元的責任。或許借用支票的友人,在借支票當時,信誓旦旦說只是暫時週轉一下,在票載期日以前,一定會把支票收回交還:或者說會照票載金額把錢存進銀行,供持票人領取。事後全都食言。流落在外的支票退票後果還是要歸發票人負責。因為依票據法第十三條規定:「票據債務人不得以自己與發票人之前手間所存抗辯之事由,對抗執票人。」只有借去的支票還存留在借用人的手中,發票人才可以用原先約定的事由來對抗。借用的支票已經轉給第三人,除非證明執票人取得票據出於惡意。向人借用支票很少會留在自己手中不用,這種抗辯的機會對發票人來說幾乎等於零。打起民事官司來發票人是必敗無疑。所以借支票給他人使用,與借現金給人結果是一樣的,事前必須多作思考。 〔本文登載日期為96年3月28日,文中所援引之相關法規如有變動,仍請注意依最新之法規為準。〕

回頁首